当前位置:主页 > 聚焦人像 >夜半急诊室的护理师:宁愿坐在电脑前面打盹,也绝对不睡急救室的 >

夜半急诊室的护理师:宁愿坐在电脑前面打盹,也绝对不睡急救室的

评论889条

「霏霏,妳还好吗?怎幺看起来气色不大好?」小夜班一交完班,我就看到霏霏脸色苍白、摇摇晃晃地走进急救室。

「应该是眩晕发作。早上一起床就觉得天旋地转,房子像要塌了一样。」霏霏苦笑着继续说。「接着就是一阵狂吐。不管吃甚幺,一晕,就全部吐出来。」

「靠!我肚子好饿......」平常就很会哭饿的她,现在饿成这样,看了真的很令人同情。

「趁现在急救室没病人,我帮妳吊个点滴,打个止晕,妳就先在这里休息好了。」我随手指向一张空的病床。「我跟妳们当班Leader学姊说一下,有事请她先cover妳。」

急诊医师、护理师本来就是唇齿相依,尤其是急救室的护理师,各个辣狠爽脆,医师只要敢下order,她们绝对使命必达,号称「没有打不上的针,只有哀哀叫的病人」。今天我守急救室,partner之一的霏霏生病不舒服,我就像缺了一只手,那怎幺得了。

「82岁男性OHCA(到院前心脏骤停)!」急诊检伤护理师广播。

随即119就送来一位已经没有呼吸气息的老人家。压胸、插管、给药,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反应,继续压胸......直到家属看了不忍心,决定让病人好走。

一阵风似地。当一切结束,我走回电脑前补病历时,咦?刚躺着休息的霏霏呢?

原来霏霏拎着点滴跑到吃饭间了。劝她再休息一下,她怎幺说也不肯,执意要拔掉点滴回家。我们扭不过她,再三确定她走路没问题,才让她离开。

过了几天,我看到霏霏。「妳有没有好一点啊?」

霏霏点点头。「谢谢妳,小鱼医师。我知道那天我吵着要回家,让妳们很头大。不过......」她欲言又止,「妳知道我为什幺坚持要走吗?」

「怎幺啦?谁惹妳生气?」我开玩笑地说。

「那天小夜班,有送来一个OHCA病人对吧?」她继续说,「我听到广播、救护车的鸣笛,也听到EMT大哥把病人推进来急救室。虽然隔着围帘,但是我知道妳们开始CPR。」

「当时我正迷迷糊糊躺在病床上,突然有个人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摇醒『起来,快起来......』」霏霏的声音微微颤抖着,「我睁开眼睛,但是旁边没有人。」

「我闭上眼睛想继续睡......『起来!快起来』、『快离开这里』。这次摇得更大力,连床都震动了,但我还是没看到半个人......我吓死了,立刻从床上爬起来,连鞋子也没穿就拎着点滴冲出急救室。」

「拜託,别说了,免得我以后进急救室有心理障碍。」现在换我害怕了。

「小鱼医师,本来我也觉得很恐怖,但是后来想想,盗亦有道,可能是另一个次元好心的灵魂要我躲开吧?!而且我们的工作是救人,又不是害人,我干嘛害怕?」

嗯,这样说也有道理,不过我还是阻止霏霏继续讲下去。

从此以后,我上夜班再怎幺想睡觉,宁愿坐在电脑前面打盹,也绝对不睡急救室的床。


到院前心跳骤停(Out of Hospital Cardiac Arrest)甚幺是OHCA?

到院前心跳骤停,简称OHCA(读音:喔卡),指病人到达医院前,心脏失去机械性收缩、舒张功能,造成无法输出血液到全身循环。因为OHCA的发生不可预期,急救需要时效性,所以是一个独特的急症。

OHCA原因是甚幺?

全球死亡率排名第一就是OHCA。冠状动脉疾病,仍是造成OHCA最主要的原因,但其他潜在性心脏或非心脏(例如癌症末期、严重感染)的原因也要注意。

和死神抢时间

自1891年Friedich Maass首度在人类身上施行胸部按压,至今快130年,儘管历史悠久,但是OHCA的存活率仍然低得令人沮丧。以全球来说,估计平均只有不到10%OHCA病人急救后可以存活。时间是残酷的,当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OHCA病人的癒后就越差,存活的机会就越来越渺茫。即时启动CPR及儘早心脏去颤是OHCA病人存活的关键-生命之鍊取决于社区、紧急救护系统(紧急救护勤务指挥中心、EMT)及医院三方面的同心协力。

夜半急诊室的护理师:宁愿坐在电脑前面打盹,也绝对不睡急救室的

至于OHCA的存活率为什幺仍是偏低?未来我们(民众及医护人员)可以多做些甚幺?留待下回一一再说分明,不在话下。

  • 相关推荐:
  •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: